justkkkkkate

突然想到。。。

❤️

_Ajiucola:

从逐月开始的缘分,
一年了。
即使有些事情遥遥无期,
也从未想过放手。

我的金龙啊,
是圈进怀里就不想分开的拥抱
是一旦靠近就相互吸引的指尖
是吻过一次就情难自禁的再次

椰奶女孩,在呢🙋🏻‍♀️

祝阿金生日快乐💙

果然真人更帅,好的,我是kimmon的人,盖章为证🤣🤣

羡慕会扛炮拍照📷的妹子,手机里没有一张上的了台面的照片也是心很累了😭只能秀一小波应援物

lucky from my daddy
二月初六

弟弟的单身夜,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通宵🙃🙃

kimcop《盛装出席》

爱而不得,那就好好告个别吧😭😭

绿藻儿:

真人向,现实衍生文。不甜,慎入。
一章完,个人脑洞,无关真人,请勿上升。
文中其它角色纯属虚构。
禁二改二传,看完就忘。

——————————————————————


“我后来常常在想,如果当时我晚点到,或者早点出发。演kitkat的是不是就不是我。我也就不会遇见ming,也就不会遇见你。
但现在我好像明白了,你就像夏天一定会变短的夜晚,像冬天一定会变冷的温度。就像我是在四季一样燥热的热带国家生活了三十余年也知道的这个道理一样,你是一定会出现的,我躲不过。
其实,也不想躲。”

Copter正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衣服。黑色领结,熨得很好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
很合身。
Copter想着,他嘴角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新婚快乐。Copter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了一句,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点好笑,嘴角的笑意便明显了许多。
“好了没?别臭美了,就差你了。”同样西装革履的Tee正推门而入,人还没见到,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来了啊哥。”Copter拍了拍衬衫领口,虽然上面并没有任何灰尘。又扯了扯袖口,虽然袖口熨得笔直。
Copter是紧张的。他以前想过这样一天,他觉得自己会是最开心的一个,因为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要结婚了,他肯定比谁都开心。但真到了这么一天,Copter却突然觉得自己脚都有点迈不开了。
“我有点紧张啊哥。”Copter拽了一下Tee的袖口。
“紧张什么?又不是你结婚。”Tee无奈地皱了皱眉头,见面前的人立刻低下头不说话了,又感觉自己话说重了。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没什么好紧张的,我们大家都在。”
Copter点点头,他们几个大概有四五年没有聚齐过了。难得大家都在,甚至连很少碰面的God都出现了。
Copter想起一个月前收到的信息。
“我要结婚啦弟弟,下个月。大家都会来,你也要来哦。”
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收到消息的时候Copter还在剧组批评某个新人演员不够认真。等有空看手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好啊哥,我一定会去的。”
没想到消息很快回复过来了。
“嗯呐,你们都来的话哥的婚礼就算圆满了。”
Copter没有回复,他也不知道回复什么。说新婚快乐会不会有点太早,插科打诨他又没有Tee厉害,索性就不回了。
一个月真快。思绪拉回现在的Copter又想着。
“我发现你越来越爱发呆了。人生有这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吗Copter导演。”Tee在一边动了动自己的手肘。
“没有啊哥,你不觉得现在的场景很适合感慨一下吗?”
“有吗?我倒觉得还好。”Tee随口接了一句,不再说话了。
Copter已经在婚礼现场了,人很多。认识的不少,但大多是不认识的。God刚刚过来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就不见了,Bas黏在Copter旁边,眼神正在四处乱晃。Tae还是一样的沉稳,站在Tee身边温柔地笑着,偶尔附和几句Tee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你俩还真是一点都没变。”Copter打趣道。“哥你不结婚吗?要这样一直当老光棍吗?待会嫂子扔捧花的时候,我跟Bas弟弟准备让给你接。”
“好啊。”Tae笑了笑,并不恼Copter开的玩笑。
“嗷,N'Cop你这是棒打鸳鸯啊。谁说P'Tae单身的?我不是人吗?”Tee又在一边说胡话了,Tae也只是笑得更欢,并没有反驳。
真好,大家都没变。Copter想。
十年前他们就这样,Tee整天说胡话,Tae配合着,Copter跟Bas就在一边起哄。没有人认真想过,那些胡话里有没有带过真心。
婚礼要开始了,他们几个《逐月之月》剧组的人围坐一桌。God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礼貌地跟座位上的人们打了招呼,就在Bas旁边的位置坐下了。
好像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默契了,Tae身边挨着Tee,Bas旁边的位置留给God。Copter右手边的座位今天却只能空着。
“有请新郎入场。”
台上司仪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没一会,红毯另一边走近的高个子男人便立马成了焦点。
Copter配合着鼓起掌来。红毯上的男人面带微笑走进来,西装笔直,刘海全都梳了上去,看上去利落干净。
Copter突然就想起很久以前某个热气逼人的夏天,眼前这个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样子。两个场景里的他在眼前竟然能重叠,岁月真的疼爱他吧,似乎没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接下来有请新娘入场。”
婚礼司仪的声音再次把神游的Copter拉了回来。男人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转过身面对着红毯另一边。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手里拿着捧花,正慢慢地朝他走去。
这样的画面就像童话世界里Happy ending里经常有的那样,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Copter不自觉地笑了笑,脸颊上的酒窝深深印着。
“你是小女生吗?还看童话?”
脑海中出现了熟悉的声音。
“谁规定男生不能看童话啊?你没有童心啊哥。”记忆中的自己撅着嘴反驳。
“哪那么多童话啊,谁说王子一定会跟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都是不一定的弟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话的主人狠狠地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碍于对方哥哥的身份又没法反击,只好气呼呼地坐在一旁。
Copter想到这忍不住轻笑出声。好在现场的音乐足以盖住他的声音,周围的人也正沉浸在现实的美好画面里,没人注意到他。
Copter轻轻咳了几声又坐正了一点。他的位置正对着舞台,所以不用像坐在对面的经纪人他们,得扭过身子看舞台方向的新人们。
“你看吧,我哪有说错。王子最后还是幸福地和公主生活在一起。”Copter自言自语了一句。
“你说什么?”Tee一边拍着手一边问右手边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的傻弟弟。
“没有啊,今天哥很帅你发现了吗?”
“废话,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当然会好好打扮。”Tee吐槽了一句又把注意力放在台上新人那里了。
所以我今天也有好好打扮了。Copter在心里想,为了参加你的婚礼。
台上的男人突然抢过司仪的话筒。
“仪式开始前我先说两句啊。”男人的话惹得台下的人们一阵笑。
“今天很开心在座的各位都能来参加我的婚礼。特别是我《逐月之月》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说完便朝着Copter那一桌的人大力地挥了挥手。这边的人就都跟着回应了一下。
“哥你今天超帅!”Bas甚至还喊了一句,惹得现场笑声连连。
“哥知道哥知道。”男人假装正经地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冷静点。“真的很开心你们都能来。特别是我们的大忙人God弟弟,哥都多久没见到你了。”
突然被提名的God抱歉地双手合十,放在额前。笑容还是跟从前一样傻傻的。
“但是哥哥很高兴你现在发展的很好。还有我们一样忙碌的Bas弟弟。P'Tae最近又躲丛林了,我好久没你消息了。”Tae笑呵呵地行了个合十礼。“别老只跟Tee腻在一起,也多跟我一起玩啊。那小子现在整天做生意赚得很多,Tee记得带哥哥玩啊。”Tee配合着闭着眼睛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
现场气氛很活跃,笑声不断。
“还有我的CP弟弟,我们的Copter先生。不对,现在应该叫Copter导演了。”
Copter笑了笑,摆摆手。
“见到弟弟这么优秀我很欣慰呐。多多跟哥哥联系,看看新剧有没有什么适合哥哥演的给我留个位置。”玩笑话又惹来几阵笑声,Copter也配合着笑了起来。
“下次参加别人婚礼右手边位置别空着,记得带上弟妹。”
“哦~~~”同桌的人都在起哄。
Copter依然配合着大家笑着,心里却突然泛起酸。
原本以为你会跟以前那样,嚷嚷着我旁边的位置一定得留一个给你呢。
“N'Cop身边的位置当然得留一个给我啊,我是你的CP啊记住了吗?”
“知道了哥!”
那时Copter才20出头,经常嫌弃自己这个哥哥太过黏人,占有欲太强。我又不是你的什么附属产品,天天都要打着你的标签吗?Copter每次都在心里吐槽。
Copter这才意识到,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标签了。现在大家都叫他Copter导演,P'Cop。没有人喊他My corgi,也没有人喊他少奶奶了。
原来早就变了,只是自己刻意没去想这些变化。
好像不承认,这些小小的变化就能不存在似的。
“好了Kimmon先生,把话筒给我。仪式要开始了。”婚礼司仪打断了喋喋不休的Kimmon,抢过了他手里的话筒。
笑声此起彼伏,Copter也跟着笑。
P'Kim总是能很好地活跃气氛,虽然私底下他并不是很活泼的人。Copter看着台上正在笑嘻嘻地跟司仪道歉的Kimmon想着。
Copter觉得自己好像老了,Kimmon一个月前给自己发消息以后,他就不停地想起过去的事情。
从第一次在《逐月之月》剧组海选现场见到Kimmon的第一天开始回忆。第一场对手戏,总是被捉弄,每一次熬夜闲聊,每一次合唱,每一次台上互动,每一次社交软件的版聊,总是一起去的面店,一起看过的电影,一起打过的游戏,一起去过的城市,一起坐过的飞机和汽车。第一次去南山塔挂同心锁,第一次吻戏,第一次冷战,第一次吵架,第一次一起喝醉说真心话,第一次听他说遇见你真好,第一次听他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CP……
Copter觉得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回忆了,但一个月过去了,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停地想起过去的事情。因为十年的回忆真的太多了,他几度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很多。然而在夜深人静独处的时候,藏在心里深处的记忆就像开了闸般地涌上来。无论怎么努力,都关不上。
动过心吗?有的。Copter不否认。但什么时候开始的?结束了没有?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像一道无解的方程式,没有人会去找不存在的答案,Copter当然也不会。
Copter只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有好奇过。动心了就是爱吗?爱了就会有结果吗?能说出口吗?说出口就会有回应吗?他以前想不通的,他以为时间会告诉他答案。
只是十年过去了,答案也只是不了了之。
“Kimmon先生,你愿意娶Sophia女士为妻,一辈子忠诚于她,不管生活是否贫穷,身体是否健康,都愿意陪伴在她身边,夫妻之间一同进步努力,构建幸福家庭吗?你愿意吗?”
“我愿意。”
Copter听到台上的Kimmon的声音,他的视线没离开过对方,但思绪一直在外,所以他只听清了一句我愿意。
这平淡无奇的三个字,却有沉甸甸的重量。透过耳朵,堵在了Copter的胸口。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台下掌声雷动,Copter隐在人群中也很用力地鼓掌,偶尔起哄似的跟着旁边的人吼两句。他觉得自己表现得很好了。
不知道谁先哭的,等回过神的时候。Kimmon正在帮Sophia擦眼泪,Bas从小就爱哭,认识了十几年一直很照顾自己的哥哥结婚了这么感人的场景掉几滴眼泪很正常,God在旁边哄了两句也就停了。
Copter却是莫名奇妙地怎么也止不住泪水。Tee是最先发现的,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张手帕,直接盖在了Copter脸上。
有多久没哭了?大概有好几年了。Copter最后一次哭好像是组合要解散之前的聚餐,一群人都喝多了。组合里最小的两个人抱着对方哭得稀里哗啦的,谁都拉不住。
然后就没再哭过,因为没有需要哭的事情。
今天只是太感动了,为哥哥开心才哭的。Copter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躲在手帕后面,心安理得地哭了一场,像是在跟什么告别似的。
Tee的善解人意和体贴十年如一日,他搂过一边哭到颤抖的人的肩膀,拍了拍。没有问原因,又或者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原因的人,心理学专业的人,洞悉人心比其他人在行,Copter又是他最熟悉的弟弟。所以他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哭也是可以的。
好在Copter不仅是导演,也是演员。控制情绪当然不在话下,心里告诉自己可以了,眼泪自然也就停了。
Kimmon跟Sophia过来敬酒的时候,Copter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了。所有人一同举杯。
“新婚快乐。”
“早生贵子啊。”
“多生几个小侄子给我玩。”Bas嚷嚷着,“我要当孩子干爹的。”
“行了你,你嫂子还在呢。她会害羞的。”Kimmon笑着碰了一下Bas的杯子,Sophia在一边温柔的笑着。
Kimmon跟在座的人一一碰杯,轮到Copter这边的时候,Copter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一片空白。
“新……新婚快乐啊哥。”
“嗷,就这句啊。”Kimmon打趣道。
“我们都说完了,别为难我们可爱的Copter弟弟了。”Tee接过话茬。
“想当年你可是我们的官方发言人,看来是退步了。”Kimmon说完主动跟Copter碰了杯。
杯壁碰撞的声音清脆好听,一下就敲在了Copter心里。
以前每次组合活动后他们经常会去聚餐,喝点酒闲聊。每次碰杯的时候Copter都会说一堆激情澎湃的祝酒词。Kimmon总是在一边好好好地附和着。
近几年Copter除了应酬基本不喝酒了,酒席间说的也只是阿谀奉承的客套话。
Copter越想越觉得心里堵的发慌。
“我先走了哥。”Copter拉了一下正在和熟人侃侃而谈的Tee说道。
“这么快?跟P'Kim说了吗?”
“没呢,你帮我跟他说一声吧。”
“别啊。今天人家大日子呢,你好歹道个别再走。”
“他在哪?”
“应该去洗手间了吧。刚刚看到他往楼梯口方向走过去了,你去找找,好好道个别再走。”Tee指了指酒店大厅左侧的大门。
“好的哥。帮我跟其他人也说一声。下次一起去吃饭啊。”
“嗯,去吧。”Tee拍了拍Copter的肩膀,转过头继续跟旁边的人聊了起来。
Kimmon正在楼梯口抽烟,显然没想到Copter会过来找自己,惊讶的表情没来得及收好。
“额,你怎么来了?”Kimmon有点不自然。
“来跟你道个别,我要先走了。”Copter笑了笑,露出标志性的酒窝。他笑起来的样子跟十年前也没什么区别。
“这么早?这才刚开始呢。”
“不早了。有点事情。”
“啊弟弟现在很忙了。”
“还好。”Copter停顿了一下又说。“哥别抽那么多烟了,你现在可不年轻了。”
“没有,平时不怎么抽了。你……她不喜欢。”
“很好啊,抽烟有害健康。那现在也别抽了。”Copter把夹在Kimmon指尖的烟头拿过来摁灭了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哈哈不得了了,现在都管起哥哥来了。”Kimmon笑了笑,手条件反射地想伸出来揉揉面前的人的头发,又觉得这样不太好,硬生生收了回去。
“新婚快乐啊哥哥。”Copter伸出手掌想跟Kimmon握手。
掌间传来温度的时候,Copter突然说了一句。
“我可以提个要求吗?”他轻轻笑了笑,微微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眼睛亮亮的。
Kimmon诧异地点了点头。
“你能抱我一下吗?”
话刚说完,Copter感觉手上被人握住的力度紧了紧,下一秒就被拉过去撞进了Kimmon温暖的怀里。
久违的拥抱。鼻腔里充斥的都是Kimmon身上特有的味道,很淡的香水味,是这么些年都没有换过的牌子。Copter再熟悉不过了。很多人说Kimmon长情,事实也是如此。
Copter的眼眶有点发热,很想说点什么,但喉咙哽得生疼,说不出话。
并不掺杂其他感情,只是很想再抱一下,以很亲的哥哥弟弟的身份也好。
两人安静地抱着,看不见对方的表情,拥抱就又紧了几分。
“很替哥哥开心啊。”不知道过了多久,Copter打破了安静,极力地在稳住自己的声音。“恭喜你,终于和你喜欢的人修成正果。”他清楚地感受到Kimmon正在微微颤抖。
“我要走了。”Copter又说了一句,抱着自己的人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Copter妈妈要来接……”
“我已经会自己开车了,哥。”Copter打断了Kimmon的话。“以后不用其他人接我了。”
Copter先松了手,对方便放开了自己。
“我来跟哥道别的。”
“有机会一起出来吃饭。”
“很久没跟哥一起吃饭了。”
“下次带上嫂子一起来,我请你们吃好吃的。”
Copter自顾自说着。
Kimmon微低着头,用听不太清的声音回答了一句好。
“我也要努力了,哥你都结婚了,我还是个单身狗。”Copter开了个玩笑。
“好,有好消息记得通知哥,我去给你们当证婚人。”Kimmon抬起头看了Copter一眼,笑着说了一句。眼睛里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嗯,我走了哥。你也赶紧进去,嫂子一个人在招呼客人不太好。”
“嗯,我先去上个厕所。”
“下次见。”
“好,下次见。回去路上小心。”
Copter点点头,朝Kimmon行了个合十礼就离开了婚礼现场。
坐上车的那一刻Copter觉得松了一口气。他开动引擎,车子很快驶远了。

我有好好道别了。

另一边宴席上Sophia正在跟Tae他们说话。
“你们有看到P'Kim吗?”
“刚刚我去厕所,看到他了。一会就回来了吧。”Tae礼貌地回答。
“我也要去厕所,香槟喝多了。”看着走远的Sophia,安静坐着的Tee突然起身说道。被Tae拦住了。
“等会再去吧。”
“嗷,为啥?”
“一会我也要去,再一起去啊。”
“哥刚刚不是去过了吗?”
“人太多了,一会再去。”
“我很急啊。”
“憋一会。”
Tae看着急得想跳脚的Tee笑了笑不再说话。
其实刚刚要去厕所的时候Tae恰巧听到了两个女生的对话。
“你刚刚有没有听到啊?男厕所那边是不是有人在哭?”
“你听错了吧。哪有人会来婚礼哭啊?”
“真的,千真万确。虽然是很轻的声音,这酒店隔音不行。吓我一跳。”
“你说会不会是新郎或新娘的前任之类的?”
“他俩都在一起多少年了,哪来的什么前任?再说就算有人家估计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别理了。万一一会那人哭完出来撞见怪尴尬的。”
Tae只好跟着转身走回大厅了。

Tae不太喜欢想过去的事情。但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Kimmon有一次喝醉酒时打了个电话给他。
对方在电话里胡言乱语。
“真羡慕你啊。”
他很清楚地记得这句话,Kimmon颤抖着的声音透过听筒听上去十分悲伤。
以前他不知道为什么Kimmon会这么说,今天看到Copter的时候他突然就知道原因了。
Tee揽着哭不停的Copter的时候,Tae只能装不知道,在一边用力鼓掌,听舞台上的新人说着他们相爱的故事。
Tae和Tee之间一直保持联系,偶尔还是有一些双人活动。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进展。
好在只要双方愿意,他们就可以一直保持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没有人会捅破那层不知道有没有存在过的窗户纸。
Tae跟Kimmon相比,少了一份需要承担的责任。Tee相对于Copter来说,也多了一份心安理得。
他们每天都可以花一半甚至更多的时间跟对方在一起,不用顾及谁的感受。

“P'Tae。”Tee的声音把Tae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
“我在想。像我们这种所谓的CP关系,是一方真一方假比较虐心,还是双方都是假的比较虐心?”
“干嘛问这个?”
“只是突发奇想。”
“我觉得……”Tae看着不远处Kimmon走近了Sophia。
“爱而不得最虐吧。”
“什么?”Tee随着Tae的眼神也看向Kimmon。
“也有可能双方都是真的。但没人知道,各自在心里挣扎过,然后又各自假装云淡风轻地告别了。这种。”Tae说完了站起身往外走。“走了,上厕所。”
Tee应该是听懂了,不过故事到此已经结束了。他没打算再想下去也站起身跟上了Tae。

Kimmon笑着和宾客寒暄,Sophia在旁边乖巧地挽着他的手臂。
婚礼宴席上的欢声笑语还在继续。

我也有……好好送你走了。



(完)

lof的推荐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搞的时间错乱,几天没刷就不知道自己刷到哪了,不想错过任何一点粮的我非常烦躁嗷嗷

对泰国大概中毒太深了,在香港把1k当200元花的我觉得便宜死了,现在查查卡我可能需要跳个维多利亚港冷静冷静🙃🙃

请你们一直那么好下去,不管亲情、友情、爱情💙
cr:logo(侵删致歉)

以为不会去,但却赶来了,还有比这更惊喜的吗???
今天椰奶女孩不需要睡眠🎆🎆🎆

阿舅cola:

0127 靠谱特儿生日会

屁金 屁金去了啊!!!
还有侬拔❤️

你把它当作同一个经纪人给的特别任务也罢 当作cp经营也罢 可我看到靠谱特儿难得的抓耳挠腮 难得的害羞语塞 扑棱着“爪子”直跳脚 他可是超会掏心掏肺 超会感谢人 超会拿捏官方场合的那个逐月第二发言人啊。


K- 今天觉得幸福吗?
C- 幸福。

K- 来抱一个。

C- 因为知道哥哥 朋友们都有活动… 屁金也有活动…
K- 我不是来了吗。
C- 来了。

翻译cr少爷官站


你问我还要喜欢他们多久?
把余生all in够不够?

第8种:

酒窝也要刷刷 让他俩差不多

泡面味的酸菜: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他是一个泰国人🇹🇭
他叫copter
他有一个中文名字叫侯三龙
他的生日是1997.1.31
他的身高177cm
他的体重65kg
他穿42.5码的鞋子
他穿L码的衣服,但是他很喜欢oversize
他很爱他的家人
他有两个姐姐👸👸
他皮肤很白
他有两个酒窝
他有一个耳洞
他喜欢吃菠萝🍍
他的学习很好
他在诗纳卡琳威洛大学上学
他获得过学校的校之月🏅
他喜欢美食也喜欢漫威🍝
他唱歌特别好听🎤
他跳舞也很厉害💃
他会弹吉他🎸
好像也会一点钢琴🎹
他的梦想是做一个艺人
他对梦想坚持而又努力👊
面对挫折他坚持了下来💪
他待人很真诚
虽然他嘴上不说什么,但是用行动证明了他很暖
他很会接梗
他也是“官方发言人”
他笑起来特别甜 🍯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说的就是他🍷
他很喜欢鞋👟
他的想拥有一个鞋围成的圣诞树🎄
他的衣品很好
他有一个个人的品牌叫CTR
logo是他自己画的
他品牌的t恤每一个步骤都有他亲自把关
他努力、坚强、认真、执着、温暖、明媚、开朗、纯粹、可爱

我喜欢你
谢谢你还好没放弃,让我遇见这么美好的你❤